冬眠王子安迷修

睡眠不足,困到疯魔。

开学经常弧,废话博主。

左执凝晶剑,右挥流焱刃。正义的骑士。————安迷修。

除菊湾相关无雷点。

很爱李白。

头像源于av12442542。已授权。

【雷安】Take Me Down

_(´ཀ`」 ∠)__ 补档补档

玖玖玖玖玖歌:

!!!别点小蓝手!!!别举报我!!!!


再补档我就要疯了!!!!


#很丧#


#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个好东西@


#是写给@豪车三日火王子安迷修 的#


#我爱王子,王子使我快乐#


BGM:luz的 说谎者之舞




看这!看这!!!!


(我没跳圈,真的,洁癖的请看清题目,雷安圈的慎fo,我平时只产安雷)




那么!祝食用愉快!






0


人是可以被驯养的。




即使你不曾对他施予过温柔。






1


牢房里潮湿而阴冷。有浑浊的液体不断从灰黑色的墙壁的裂缝滴落,打在水泥地上“啪嗒”作响。




锁链轻碰的脆响接连不断地响起。




安迷修立刻绷紧了身子,将脸扬起来,表情痛苦。就像是被烙铁贴上胸膛,恐惧在一瞬间刺穿了他,几近窒息。他不断地向角落里费力地挪动身体,头上蒙着层薄汗,气息有些不稳。




那个人又来了.....又来了.....他又来了......




冷汗从他额头上滑落,浸湿了紧紧蒙住眼睛的黑色绷带。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让他几乎要悲鸣出声。




下巴被人捏紧,生硬地抬高,有温热的呼吸喷在他的脸上,却让他觉得跌入了九尺寒渊,摔得粉身碎骨。




雷狮的嘴角扬起一个弧度,缓缓地直起身子。




”安迷修,你可是大赛第五。”




他双手插兜,将自己的右腿抬高,停歇了一会,就像是在瞄准。下一秒,速度突地加快,猛地踹向安迷修的腹部。他看着安迷修因疼痛扭曲起来的脸,狂笑起来。




“可你现在和那些垃圾有什么区别,嗯?”




“唔呃....."安迷修将身子蜷缩起来,咬紧下唇,不让自己的呻吟声泄漏出一丝一毫。他的双手和双脚都被麻绳捆紧,根本无力反抗。




“这时候还要维护你的尊严?嗤...."雷狮走上前,阴影将安迷修的身体笼罩着。他用看蝼蚁一般的眼神注视着安迷修,揪着安迷修的衣领,拳头一下一下重重地打在他的脸上,丝毫没有留情。




”雷狮.......你真是个人渣...."安迷修感觉有些恍惚,精神薄弱。有血堵在他的喉咙,费力挤出的声音如同锈了的机械般沙哑难听。




   雷狮愣了一下,旋即微笑道:




“谢谢夸奖。“




   他疯了,彻彻底底地疯了。






   2




   雷狮海盗团团灭的时候,安迷修就在不远处。




   他本不想去参与进去这件事的,可当他看到在废墟和烟尘中缩成一团的雷狮,还是停下了脚步。


    雷狮把自己的整张脸都埋在了一条红色的围巾里,过了很久也没有站起身。安迷修站在远处,陪他由正午等到子夜。


   


    群星灿烂。




    安迷修终还是走上前去。他实在不忍心丢下一个看起来如此脆弱的人。




   可眼前的那个人是个骗子,是一头会拍烂你头颅的狮子。




   月光洒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,雷狮掐着安迷修的脖子,双腿跪在安迷修身体的两侧,脸上布满了泪痕。


   


   鼻尖漫起的都是泥土和青草的味道,混着喉间的血腥味淹没了安迷修。他费力地睁开眼睛看向锁住自己喉咙的雷狮,涩声道:“恶党......"




   可回应他的只有拳头捶入地面的沉闷声响,




   鲜血从雷狮的手指骨节上渗透了出来,他低下头,把脸埋进安迷修的颈窝,声音闷闷地,却依旧带着股寒气:


 


   ”你已经死了。“




  




3  




安迷修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昏过去的,再醒来时,他就被绑在了凳子上动弹不得。




腹部是被翻搅的痛感,他脑袋昏昏沉沉的,一片混乱。大量的画面源源不断地涌入他的脑海,撑得他有些作呕。




雷狮布满泪痕的脸,爆炸的场面,淋漓的鲜血和挥向自己的拳头。它们交替地出现,移动地飞,不断地扭扯着安迷修脆弱的神经。




周围漫着潮湿的霉味。他费力地想要挣脱手上的绳子,急迫地想要找到自己的双剑。




他要逃离这里,立刻逃离这里。




雷狮已经把他囚禁在这里十多天了,不向他透露一点外界的信息。每天都处于恐惧之中,精神极度过敏。再这么下去,他也要变成和雷狮一样的疯子了。




那个人会在殴打自己后轻柔地从背后抱住自己,会在他昏过去之前在他耳边喃喃安慰自己,会在粗暴地撕咬自己的唇侮辱他后,在他手中塞下一颗糖果。




锐利的刀尖曾无数次略过他的颈部,却没有一次落下,伪装出深情的假象。




安迷修自认为够了解雷狮,可他现在真的分不清到底哪个是真实的他,哪个是虚假的他。他在痛苦中能瞥见一丝希望的残影,却在对希望的无数次期待中摔得粉身碎骨。




更可怕的是,他开始对雷狮产生了莫名的依赖。他会期盼雷狮的到来,因为那人会在伤害自己后施舍一点温情。他迷恋那人说话时胸膛的起伏和胸腔的微微颤动,迷恋伤口愈合时的瘙痒,迷恋鲜血流淌时的温热,迷恋那人吹在自己耳边的气流。




他甚至产生了雷狮是爱着自己的错觉。




他很害怕,再不挣脱,他就要失去真正的自我了。








3




雷狮将安迷修的双手叠在脑后,低下头在安迷修洁白的肩头留下了一个个渗着鲜血的咬痕。




监狱里的地板僵硬而冰冷,安迷修在被推在地上时,打了一个冷颤。




挣脱不开,他甚至连惊呼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


周围是散落的衣物,每一件都有着黑红色的血迹,却没有一件是雷狮的。




下身传来的一阵阵异样的感觉,让他瞬间僵直了身子。安迷修看不见,可他觉得,伏在他身上的那个人此刻一定在笑,笑得灿烂。




雷狮冰冷紫色眸子是涣散的,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。可看到眼前这个人痛苦的表情时,他很愉悦。他隐隐约约地觉得自己应该对这个人好一点,再这样下去,他会永远失去他。




可他停不下来。




紫色的电弧划过了安迷修的脸庞,蒙眼的黑布从安迷修的脸上落了下来,漏出了那双有些迷离的绿色眼睛。




棕色的发色乱糟糟的向上扬起,漏出了光洁的额头。有的头发被汗液浸湿,贴服在他泛着潮红的脸上。安迷修轻喘着,但目光对上雷狮的眼睛时却顿时清明了起来。绝望在他眼中漫开,身子都发着颤。




看吧,又是这种表情。




为什么这个人每次都能激起自己施虐的欲望呢?




雷狮一偏头,咬上了他的颈部,伸出舌尖追逐着那人滑下的汗珠。




于此同时,硬物猛地捅进了安迷修的身体,让他在一瞬间瞪大了眼睛,呜咽出声。




雷狮冷眼看着,动作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。由于没有拓宽,也没有润滑,身下的人表现得格外痛苦。




“喊出来。”雷狮用手扳着安迷修的头,强迫他直视着自己,语气一如既往地冰冷。




安迷修被他顶得有些作呕,却还是紧抿着嘴巴,不泄漏任何求饶般的呻吟。他眼睛里不断涌着眼泪,下唇已经被要出血,几乎要昏过去,却还强迫着自己保持着清醒。




而他这种表现只会带来更加残暴的对待。




“雷狮...."恍惚间,安迷修叫出来雷狮的名字,眼睛里流转着名叫悲伤的东西。




 雷狮突然停下了。




 他知道自己赌赢了。










4






安迷修说的没错,他是个人渣。




所以他表达爱的方式也很人渣。




他曾犹豫过,是放安迷修走,还是永远制服他。如果有任何的差错,他的残暴都会让他永远失去眼前这个人——他温柔不起来,永远温柔不起来。




他的所有温情都在海盗团消失时的那一瞬间流失了。




可是他赢了,他驯服了安迷修,并且让他永远留在了他的身边,即使这个人已经成了和他一样的疯子。




他就是赢了。




他本该高兴的,可他此刻却笑不出来。




安迷修变得百依百顺,就算他再怎么凌辱他,这个人也只会漏出和以前一样无害的微笑。他会照着他所说的去做,呻吟也好,自残也好,求饶也罢。




这个人会在自己熟睡时撑起疲弱的身子为自己盖上外套,会抚摸着他的脸对他说“晚安”,会托着断臂给自己唱歌。




这个人很好,如他所想那般听话,可这个人不是安迷修。




安迷修已经死了,他的灵魂已经彻底死了。




被雷狮亲自杀死了。




谁先动心,谁就会经历一场彻底到惨烈的疼痛败北。




雷狮本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动心。可当一切都臣服于他时,他才发现败北的那个人是自己。




他不允许失败。




所以在一个黑夜,两个生命拥抱着沉沉睡去。他们的胸口上,各自插着一把银色短刀。








【END】








我好像写得太黑暗了.....(捂脸


还希望你们看得开心.....


尤其是王子......


 @豪车三日火王子安迷修 王子你被雷总,,,,,,那啥了,,,,,,,开心嘛.....(不是不是我错了我错了。


#一大早就要起来补档真TM心累#


暗戳戳求几条评论.....







评论

热度(95)